—— 汽車產業鏈供需平臺 ——
首頁 > 資訊 > 智能網聯 > 自動駕駛計算平臺大有可為,多方勢力掀起布

自動駕駛計算平臺大有可為,多方勢力掀起布局熱潮

蓋世汽車 Mina 2021-09-17 13:25:49

近年來,全球掀起了一股自動駕駛熱潮,無論是傳統車企,還是科技企業,甚至很多初創公司都競相加入這一行業賽道。進入2021年,自動駕駛熱度不減,且“吸金”不斷,據不完全統計,從今年年初至今,自動駕駛行業投融資事件超過50起,投融資金額近1000億元,已超過2018年,達到歷年最高值。

在此背景下,自動駕駛技術快速發展,越來越多的企業已經朝向高階自動駕駛發力。而在這一過程中,作為自動駕駛汽車運算決策中心的車載計算平臺,作用正越來越突出,逐漸成為包括整車企業、零部件廠商、科技公司在內多方勢力的關注焦點。

自動駕駛計算平臺前景可觀,多方勢力爭相布局

如果說雷達、攝像頭等傳感器是自動駕駛汽車的“眼睛”,那么自動駕駛計算平臺便可謂它的“大腦”。車輛有了“眼睛”之后,更重要的是運用“大腦”不斷地計算處理數據信息,從而作出最正確的決策判斷,不僅如此,“大腦”能力的提升有利于更高效的實現高階自動駕駛,大幅提升新功能的迭代速度。

簡而言之,自動駕駛汽車一定要有聰明的“大腦”,而這也意味著,在自動駕駛汽車廣闊的發展前景下,自動駕駛計算平臺大有可為。

事實上,自動駕駛計算平臺所蘊含的潛力與機遇早已在諸多企業的預想之中,這些企業中不僅有原本便深處汽車行業的整車企業以及零部件廠商,還包含互聯網科技與軟件公司,在這一技術領域,他們早有產品技術布局,且迅速迭代,如今已走在行業前端。

要說整車企業中較早布局自動駕駛計算平臺的企業,特斯拉必定是其一。可以說,特斯拉Autopilot的出色表現來自于其所使用的AI深度學習算法,而支撐這整套復雜算法的正是特斯拉自研的高性能車載計算平臺。

6373040388247482999512221.jpg

Autopilot;圖片來源:特斯拉官網

據悉,特斯拉Autopilot近幾年不斷進化,其芯片已經經過3次迭代。最早的1.0數據處理單元包括1顆英偉達Tegra和1顆Mobileye Q3,Autopilot2.0則沒用Mobileye芯片,采用1顆英偉達Tegra Parker芯片和1顆Pascal架構GPU,2.5版本又多了1顆英偉達Tegra Parker芯片。而值得一提的是,特斯拉最新的FSD計算平臺上搭載了兩顆自主研發的加速芯片,也即Autopilot3.0硬件,其將逐步取代現款車型上裝配的Autopilot2.5硬件。

零部件企業中,博世同樣進行了相關布局。據悉,早在2017年,博世就成立了專門研發域控制器的團隊,也是在這一年,其宣布與英偉達達成合作,雙方將以英偉達的深度學習軟件和Drive PX處理器為基礎,共同開發面向汽車制造商的量產型自動駕駛計算平臺。在此之后,博世成功開發了計算平臺DASy,資料顯示,DASy域控制器基礎版、DASy增強版分別面向L2級高速公路輔助(HWA)及L3級交通擁堵引導(TJP)功能。

相對于以上兩方勢力,互聯網科技與軟件公司近幾年勢頭較猛。例如百度,通過從L4到L2的技術降維,讓高階的無人車技術賦能輔助駕駛系統,并重復利用傳感器、算法算力等資源,推動商業化進程。據悉,早在2017年,百度就與德賽西威、聯合汽車電子等合作伙伴開啟了自動駕駛計算平臺相關合作,計劃量產國內第一款車載自動駕駛計算平臺。而后圍繞其這一計算平臺的合作不斷擴大,量產商用步伐加快。

2020年7月,百度第一代ACU(Apollo Computing Unit),也即五仁平臺正式量產下線,率先應用于百度與威馬聯合開發的AVP自主泊車產品中。隨后,百度ACU迅速迭代,并獲得了包括廣汽、長城、現代等國內外頭部OEM在內的廣泛合作。據蓋世汽車了解,如今,百度ACU已擁有三個平臺,五個產品,從第一代五仁平臺(ZU5平臺)、第二代四喜平臺(單、雙TDA4VM)到第三代三鮮平臺(單、雙Orin-X),算力從1.5TOPS升級至508TOPS,支持ADAS功能到搭載記憶泊車(HAVP)功能,可以迭代升級且支持停車場自主泊車(PAVP),以及領航輔助駕駛功能(ANP)。

百度之外,華為在自動駕駛計算平臺方面布局也較早。今年4月,華為在上海車展上正式發布了MDC810智能駕駛計算平臺,其算力高達400+TOPS,可滿足高級別的自動駕駛乘用車及RoboTaxi 的應用場景。而在此之前,華為其實已推出面向不同場景的多款產品。

據蓋世汽車了解,華為目前的智能駕駛計算平臺具體產品型號有:MDC 810,有400+TOPS的算力,可以滿足L2+、L3、L4、L5應用場景;MDC 610,提供200+TOPS的算力,針對L4場景,主要面向于乘用車;MDC 210,有48TOPS的算力,針對L2+場景;MDC 300F,算力為64TOPS,面向商用車場景,比如礦卡、高速物流以及園區。

當然,以上只是部分案例,除此之外,蔚來汽車、縱目科技、德賽西威等眾多企業的相關布局也在不斷鋪開,自動駕駛計算平臺已成為新一輪技術競爭的焦點,布局熱潮正在上演,且仍會持續。

不只是強大算力,供應商需多方位賦能汽車廠商

在自動駕駛計算平臺的布局熱潮之下,算力“軍備競賽”愈演愈烈,這源于自動駕駛計算平臺需要強大算力的支撐。從前文的企業案例中便不難看出,企業在對自動駕駛計算平臺進行升級的過程中,算力的提升是十分關鍵的一個維度。

在蓋世汽車近期舉辦的2021智能汽車域控制器創新峰會上,嵐圖汽車科技有限公司自動駕駛算法研發總監劉會凱表示:“自動駕駛等級每提高一級,對于算力就增加一個數量級,一般認為,L2需要的算力<10TOPS,L3是30-40TOPS,L4是100TOPS以上,對于L5所需的算力,行業目前則還沒有明確定義。”

日前,蓋世汽車對當前企業已公布的自動駕駛域控制器產品進行了對比分析,并按照AI算力整理出了自動駕駛域控制器TOP10,具體如下圖所示:

微信圖片_20210917121827.png

從中可以看到,排在第1位的是蔚來NIO Adam,其算力高達1016TOPS,已應用于蔚來ET7車型中;縱目科技FDU3.0則位列第2位,其算力可達720TOPS,預計在2022年實現量產;排在第3位的是百度三鮮,其算力為508TOPS,將在2023年量產。

除此之外,創時智駕iECU 3.0、華為MDC 810、博世DASy 2.0、德賽西威IPU04、華為MDC 610、特斯拉AutoPilot 3.0、大疆D130/D130+也出現在榜單之中,位列第4-10位。其中除特斯拉AutoPilot 3.0早在2019年便已量產之外,其余自動駕駛域控制器量產時間大多集中在今明兩年。

當然,正如前文所說,如今算力競賽加劇,企業產品迭代速度加快,因此排名也在迅速變動。以百度的三代平臺為例,五仁平臺具備1.5TOPS算力,四喜平臺具備8-32TOPS算力,而三鮮平臺的算力則最高可達到508TOPS,正是基于產品的快速迭代,其排位迅速上升至如今的第三位。

不過,需要指出的是,對于自動駕駛計算平臺來說,算力并非唯一考量因素,與此同時還需要做到高能效,同時要方便部署,且安全可靠。這也是那些目前正在努力推動自動駕駛汽車量產的整車企業,尤其是傳統整車企業們的重要訴求,在新的競爭業態下,他們急需具備相關能力的企業為它們甚至為整個產業提供技術賦能。

而按照百度的說法,百度ACU是將該公司自動駕駛相關技術積累和能力,與合作伙伴成熟的硬件設計、生產測試、持續供貨服務能力進行結合,共同打造的支撐汽車實現自動駕駛的專用計算平臺量產產品。百度開發ACU的最終目的就是將基于AI的自動駕駛賦能給汽車廠商,將其提供軟硬件一體的自動駕駛計算平臺嵌入到汽車的系統里,并向汽車提供高精度定位、環境感知、決策規劃等能力,助力汽車廠商實現自動駕駛的量產。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為多方位賦能汽車廠商,百度目前已和眾多行業尖端企業建立了完善的合作生態,形成優勢互補,未來計劃與更多合作伙伴共同努力,聯合打造面向自動駕駛汽車量產的多款專用計算平臺。

love破解版-LOVE直播怎么下载-lovelive破解版-直播love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