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汽車產業鏈供需平臺 ——
首頁 > 資訊 > 供應鏈 > 哪吒汽車張永濤:創新“圍城”

哪吒汽車張永濤:創新“圍城”

蓋世直播 2021-09-16 22:28:59

9月16-17日,由蓋世汽車主辦的“2021中國汽車座椅與內飾創新峰會”于上海汽車城瑞立酒店隆重召開。哪吒汽車概念設計總監張永濤發表了“創新‘圍城’”的主旨演講,內容如下:

vbox9177_DOUD9818_133135.jpg

可能這個時間大家容易犯困,所以下午我來講,爭取講一點刺激的,我們都清醒一下。不過我還是要先說兩句,作為一個成立剛剛六年多的初創企業,我們的很多言行是被社會關注的,為了避免誤讀,我首先強調一點,作為主要以汽車行業老兵組成的初創企業,我們對怎么做好車、怎么關注和提升汽車本身的品質,我們有足夠的尊重和重視。但是,除此以外,我們仍然有很多的工作想去做,那就是“創新”,這也就是為什么我的職位是概念設計總監,而我的部門是概念設計部,我們是單獨成立了一個團隊來做創新和造型相結合的事情,這是在很多汽車企業中沒有做過的一個模式。

好,接下來開始進入正題。首先我想講一講創新是什么,或者內飾創新究竟該怎么做?一般情況下,作為非豪華非行業頂尖的企業做創新很簡單,無非就是三點,越級對標,配置下放和成本降低,我只要看看奔馳S在做什么,再看看勞斯萊斯在做什么,我再把它用在十萬,二十萬,三十萬的車上,這就是創新。配置下放:我把高檔車的東西用在低端車上面,這也是創新,最后是想辦法怎么做成本降低,比如激光雕刻的碳纖維紋理。但是如果我們以智能化的標準來衡量,我想說這樣一些創新是不夠的。

左圖是1982年阿斯頓·馬丁的一臺概念車,它同樣具備了大屏,觸摸按鍵等現在車上流行的元素,但是請注意,這是40年之前的車。而我們現在市場上賣的產品很多也是朝著這個方向去做。那么40年我們究竟在怎樣發展?我們將來該怎么辦?如果再之前恐怕這是一個可以看到盡頭的道路,但是在智能化的時代,我認為有很大的空間能夠讓我們去發揮。

我很愿意用手機和汽車來做一個對比,因為手機的智能化發展要比汽車智能化更加成熟,它比我們更加領先。左側是一臺最老式手機,恐怕是1G/2G時代的手機,它能實現的如果用車來類比的話,那么就開始出現了車的專用座椅,我們實現了很多功能做機械化的控制。那么手機發展到諾基亞8800時代,可以說已經出現了智能化的苗頭,因為那個時候有了塞班系統,也有了軟件和彩屏。對應到汽車開始出現了老板鍵,有了座椅按摩,觸摸大屏,大家都有了智能化的意識。但是iPhone出現了,iPhone最大的兩個核心點,一是采用了觸屏來取代原來的按鍵控制,改變了所有人對手機的使用方式,體驗更好。二是推出了軟件商城,這也是我今天想講的重點,軟件商城給了所有人一個可能,就是能滿足不同用戶的需求,可以裝不同的軟件,而這個軟件可以由不同的人來開發。

對應到車上,我們該怎么做?首先聲明一點,我們非常希望將來能走這樣一條道路,就是讓汽車來滿足不同人不同的需求,這也是我們現在做得還不夠好的方向。這就帶來一個問題,汽車已經有一百多年發展歷史,我們車上是不是可以滿足所有人的需求?答案是否定的。曾經有一個汽車界的老前輩,我們在聊天的時候,他跟我講:一百多年能做的新東西都做了,所以接下來是要把東西做好,而不是去做新。這句話如果在智能化概念出現之前,我認為沒有大問題。但是如果放在現在,我覺得我們需要進一步去擴展。

需求有這樣五個層次,生理、安全、社交、尊重、自我實現。如果我們按照現在的用戶需求分類一一對應,可以說每個層次我們都可以找到用戶需求沒有被滿足的點,而這些點可能將來就是我們內飾甚至于外飾創新的方向。

今天時間有限,我講三個大家比較容易產生共鳴的點。第一個,關于手機。在功能手機時代,內飾設計是不需要考慮手機的,因為那個時候可能有個藍牙就搞定了,我可以接電話,聽短信。但是在目前智能化手機已經成為人的新器官,你已經沒有辦法放下手機的時候,我認為手機在車的內飾設計里面應該占據自己的地位了。不過很可惜,我們現在內飾設計里沒有看到任何一款車針對手機去做了專門的設計,我們還是在用手機支架,手機插槽這樣一些比較傳統的方式。

有這樣幾個問題:1、存放。智能化手機應該怎么擺放它,如果你不想用它的時候,一個手機不管放在門板還是插槽就可以搞定。但是智能化手機恐怕大家都不愿意這樣做,為什么那么多人在開車的時候會接打手機、看微信?因為他有這個需求,雖然它不安全,但是這確實是用戶的需求。那么我們在做內飾的時候有沒有可能給手機一個更好的位置,讓用戶使用起來更安全,更方便,更舒服?

2、充電。這也是現在令人糾結的點,大概三年之前,2018年主機廠能夠拿到的最好的資源,無線充電是15W,我們可以想象一下,三年到現在,這臺車正常使用的話還是比較好的狀態,還沒有到換車的時候,可是今年我們能買到的手機充電功率是多少?小米MIX 4 120W,如果對應15W,我專門做過一個測試,用今年新買的手機用老式充電器,真的讓我非常地頭疼,太慢了。但是我們給車里配的也就是10-15W,那么我就很懷疑,我們究竟給用戶提供什么樣的體驗?或者說車的速度現在是遠遠落后于手機的發展速度,我們怎么樣去解決這樣一個矛盾?

3、配置。我專門問過主管工程師,目前來看手機配置是一定領先于車內的配置能力,手機會更好,只不過它不是車規。

手機里面有什么?現在的手機一般屏幕規格顏色是越做越好,另外120Hz也好,90Hz也好,這種高刷屏,不晃眼,包括存儲,128G,256G存儲是很平常的配置,但是我們看哪個車里給車配了128,256G的存儲?很少。所以手機實際上是有它的優勢,它知道用戶所有的使用習慣,甚至于你在打字的時候,按兩個字母就可以有兩個字出來,但是如果在車上輸入,對不起,很有可能要全拼。包括它知道用戶的狀態,你在哪?你剛才跟人說了什么?為什么很多時候我們聊完天之后發現淘寶推送的東西就是你聊天的內容,手機要比你自己更了解你,很多數據它都知道。另外手機有聯網的能力,娛樂的音視頻,你的賬號,包括導航、支付、存儲等等,實際上手機是一個強大的資源。問題是我們現在并沒有想怎么樣利用它,這里就面臨一個選擇,對于手機來說,它跟車的關系是融合,還是取代?

我們在做之前一個新項目的時候,項目總監跟我說,他希望是取代,因為我們要把車機做的特別好,我們要去找一流頂尖的供應商,打造一個上車就讓你完全忘掉手機的體驗。對此,我是有一些不同意見的,因為我們的車可能要五年甚至更長的使用時間,而手機短則一年,長則兩三年一定會換代。手機能力的增長是車遠遠跟不上的,我們必須要考慮到在用戶用車過程當中產生的不好的體驗,速度是一個非常關鍵的因素,所以我更傾向于融合。

而融合也有不同的做法,包括強車機,就是完全取代手機,還有強車機+弱手機或者強車機+強手機。另外還有弱車機+強手機,我們有沒有必要把車機做的那么強?因為車上的每一個零部件最終其實都是用戶負擔的成本,車企不會做虧本的買賣。那么用戶成本當中有沒有可以縮減的部分?所以究竟怎么做,我認為還是要從成本和體驗兩方面去平衡,其實最終會影響到的是產品定義。因為我是做設計出身,很多人都講造型設計是一臺車的第一環,這一點我不同意,第一環應該是產品定義,這個在智能化時代是需要重新思考的。

第二個,關于體驗。我們現在很多產品一直強調高體驗產品,但是我們仔細去看,經常使用的方式是高配,電動,炫酷。比如說主動式座椅,非常漂亮的氛圍燈,智能表面等等,確實體驗很好,但是我覺得有一個矛盾需要去解決,就是當你把所有好體驗的東西放在一起的時候,這臺車恐怕一般的用戶負擔不起。

我們公司有一個提法叫做“科技平權”,要給大眾制造能負擔的起的智能化汽車,這是我們現在需要去思考的一個問題,需要把體驗和成本綜合考慮,所以怎么做?

體驗有四個重要的關鍵點,包括控制,歸屬,驚喜,沉浸。如果這四個點做到了,那么我很有信心這是一個非常高體驗的產品。但是說實話我們現在的車并不令人滿意(因為我們講的是未來的趨勢)。舉個小例子,比如說控制,四個方面里控制是非常基礎的因素。那么我們看有沒有什么問題呢?右邊顯示的是儀表報警燈,有沒有問題?我現在做一個小測試,右側這12個報警燈,能認全的請舉手。至少我是認不全,我干了18年,我仍然認不全,因為有些車不一樣,這些不是完全通用的。所以當這樣一個報警燈在儀表亮起的時候,我們在給用戶傳遞一個什么信息?我認為這是失控的,因為用戶不知道,你這個燈亮起來是究竟出現什么問題?這個問題我應該怎么解決?因為有可能他認不全,包括認全了也不一定知道該怎么辦,這是不是我們產品設計里面的一個缺陷?

我們可以看這樣一個場景,地庫,城市道路和高速道路,在這三個不同的地方,如果點亮了一個胎壓報警燈,我想問一下,當這個燈亮起的時候你該做什么?在高速上胎壓報警的時候你該怎么辦?在地庫里胎壓報警了你該怎么辦?不一樣的,對嗎?所以當普通用戶接收到這樣一些信息的時候,問題就是失控了,這是我們給用戶傳遞的一個錯誤的體驗(至少目前我認為是)。而用戶買我們車想用來做什么?他是要享受生活的,用戶是付真金白銀買商品,他是想要獲得樂趣,而不是為了拿到一臺車之后,我先拿這個車的說明書學習一遍,之后還要思考思考。接下來發現這個功能對我來說不好,我也不會,我也不喜歡,但對不起,改不了,所以他就要妥協。妥協時間長了之后也就適應了,這臺車就這樣,對吧。而最終會導致用戶是處在一個忍受的狀態,每個人對自己的車一定都是有抱怨點的,這個世界上沒有100%讓人非常滿意的車型出現(至少目前為止還沒有),傳統做法里這是回避不了的問題,也沒有特別好的辦法,但是在智能時代這個問題有解,不一定沿著這條路往下走。

第三個,關于需求。用戶需要一臺什么樣的車?大家現在看到的是哪吒U配置表,從9.98萬到15.98萬A級SUV來說,這個配置很良心,很有誠意。但是用戶的需求就是靠配置來滿足嗎?我們傳統做法是什么?把用戶分類,按年齡、收入、男女、家庭情況、用車環境等等,分了幾個大類之后開始針對某一個大類需求去設計一款產品,所以傳統的有高中低檔不同的車型,總之,你去里面可以挑到一個。有沒有問題?我認為有問題。

我們可以看這樣一個示意圖,單身貴族,二人世界,三口之家,四世同堂,這是不同的人群吧,但是如果我們放在一個人的身上可以想象一下,這個過程有可能短則一年兩年,長則三年五年,他就有可能從一個單身變成四世同堂,因為當你有孩子之后,很有可能老人過來一起看孩子,所以對于單獨一個人來說也有快速變化的過程,而這臺車是需要用5-10年,所以需求不是固定的,這是我想表達的觀點。

另外,即使對于同一個時間點,就是這個人,他不管是單身,還是兩個人,同一個時間點他也有不同的需求,他們在市內通勤需要什么車?出去自駕需要什么車?他搬家需要什么車?還有很多很多事情,所以一個人仍然是對不同的車有具體需求的,不是唯一的。當我們用固定的產品形態來試圖滿足不斷變化的用戶需求,我認為這個做法本身就是需要去改變的,而改變的方式就是智能化。

現在屏幕上看到的是美國一個初創公司,他的解決方案我是非常認可的,包括上午諾博老總也在講底盤+車身的概念,它真的有可能成為我們將來的主流,這一點我非常同意,它具備了滿足不同需求的可能。

這就產生了接下來這三個矛盾,1、用戶邏輯與產品邏輯的矛盾,產品邏輯是你把錢給我,我給你一個產品,你有別的需求再去買。而用戶邏輯是我花了錢,我就是上帝,你就應該滿足我的需求。

左圖有一個視頻,在很多時候設計師想的或者工程師想的,實際上和用戶想的是不一樣的。

—VCR—

看到了吧,設計師想的非常好,但是對于用戶來說不是這么回事兒,所以我們需要解決的是怎么樣從用戶角度出發定義做一個產品,而不是從我們設計師或者工程師角度。很多時候工程師會抱怨說這個東西實現不了,這里面我是特別贊成馬斯克的想法,只看目的,至于怎么解決那是方法的事情,目的對了就要實現,就是所謂的第一性原理。

2、愿景與結果的矛盾。我說我們要做一個高體驗,智能化,非常炫酷的產品,但是很多時候我問過一些用戶,他對廠家宣傳的亮點無感,他并沒有體驗到你好在哪。你說是一回事兒,到了用戶這兒是另外一回事兒,他的目標并沒有實現。

3、封閉與開放的矛盾。廠家比較容易的想法是包打天下,從頭到尾都要掌握在自己手中,我不能沒有靈魂。但是開放可能會給我們帶來更多的發展機會。

舉一個小例子,蘋果的主動座椅專利,上午看到李爾也在講,諾博也在講,實際上蘋果的主動座椅已經授權了,今年剛剛在美國的專利局授權,它給我的沖擊實際上要比我們的友商更大。當蘋果、華為、小米等跨界的野蠻人進入到汽車行業的時候,我認為他們的上限,它對產品體驗的上限是能比傳統車企做得更高的,因為他們對體驗這件事情的理解和操作的時間比我們要更長。

對于將來,第一個想說的就是自我否定,要放下自己所有的包袱,我們認為正確的,在智能化的時代不一定都是正確的。第二個是開放合作,現在很多好的資源實際上不是在汽車行業內,而是在之外。抖音,今日頭條,騰訊等等,包括一些傳感器,雷達,這些都不是傳統的汽車行業,但是對不起,他們真的對我們促進作用非常大。第三個是適應用戶,不要講我能做什么,而是要想用戶需要什么。

我今天題目里面的“圍城”,也是想說這樣兩句話,當城外的人要進來的時候,一些跨界、跨行業、跨領域的野蠻人進來的時候,城內的人也要出去,汽車行業之內的發展空間沒有那么大了,反而在行業之外會給我們更多的機會。最后,我想說的是不管我們將來做什么,反而我們做創新的最大障礙恰恰可能是我們的經驗和規則在束縛自己。

好,我今天就講到這兒,謝謝。

love破解版-LOVE直播怎么下载-lovelive破解版-直播love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