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汽車產業鏈供需平臺 ——
首頁 > 資訊 > 行業 > 網約車“新十年” 車企和滴滴必有一戰

網約車“新十年” 車企和滴滴必有一戰

蓋世大V說 庫魯馬工廠 2019-08-30 06:46:15

從2009年Uber誕生以來,全球范圍的共享出行已經發展了十年。十年間造就了Uber、Lyft等跨國巨頭,也成就了滴滴這樣的國內共享出行霸主。然而,在未來十年,共享出行領域滴滴一家獨大的局面,或許會徹底改變。


8月28日,2019共享出行創新發展論壇在成都舉行,交通運輸部、中國交通協會、中國出租車暨汽車租賃協會等相關政府及行業部門代表悉數到場,從一個側面說明了這次活動的重要程度。而論壇的主題,則是傳統出行企業的升級轉型。

什么是傳統出行企業?車企、交運公司和出租車企業算是其中最主要的代表。而論壇傳遞出的一個重要信息,就是傳統企業將是共享出行,或者說共享出行未來十年的“變量”所在。

一些人或許不認同這樣的觀點。畢竟就像文章開頭所說的,經過十年發展的共享出行行業,如今早已是互聯網公司的天下。有統計稱,如今滴滴在國內的市場份額已經超過90%。在這樣的背景下,以車企為代表的傳統企業真的還有機會么?

對于這個問題,筆者倒是覺得,在共享出行領域,以車企為代表的傳統企業崛起,將是一種必然。

一方面,經過了多年來快速發展,互聯網的共享出行模式,天花板已經逐漸顯現。隨著不可持續的大補貼模式逐漸退坡,滴滴繼續擴大運力的難度也變得越來越大。而即使在這種情況下,滴滴仍然持續虧損,共享出行業務至今沒有在商業模式上實現突破。


另一方面,由于安全事件頻出,政府對共享出行的監管和合規化要求逐漸加強。就在一年前的8月25日,發生在樂清的滴滴順風車惡性事件,直接導致滴滴的順風車業務被政府約談責令整改,至今仍未上架。而隨著各地政府推出共享出行的牌照管理制度,提高準入門檻,滴滴旗下大量的不合規運力,也成為阻礙其進一步發展的關鍵因素之一。

面對用戶對安全的廣泛關注,以及政府不斷加嚴的監管力度,傳統企業的優勢逐漸顯現。以車企旗下出行公司、地方交運公司和出租車公司為代表的傳統企業,有牌照、有合規運力和車輛,長期植根線下區域市場,經驗豐富,這些都是滴滴這樣的互聯網公司所缺乏、且難以彌補的。

于是,可以預見的是,未來共享出行行業,將經歷一場“去中心化”的變革。互聯網公司一家獨大的共享出行“中心化”發展模式,將逐漸讓位于地方傳統企業的“分散式”發展模式。

而汽車企業,無疑將是新模式中最有潛力的力量。

首先,車企普遍有巨大的體量,相比交運公司、出租車公司這些純區域玩家,車企既有對區域市場的深耕,同時也有廣泛的布局,能夠更好應對市場的變化。

其次,車企擁有強大的制造能力。一方面使得車企能夠快速低成本擁有合規的車隊,并在車輛的保有和維護成本上最大限度控制成本;另一方面,車企擁有自主定義產品的強大能力,能夠根據用戶和市場的需要,推出適合的產品。

再次,車企在自動駕駛領域的探索和研發,使其在未來自動駕駛時代占據先發優勢,而共享出行與自動駕駛的結合,是目前最有可能實現突破的共享出行商業模式。


最后,車企擁有的海量車主用戶,能夠成為共享出行的運力補充。比如曹操出行將于9月上線的順風車業務,就將基于吉利品牌旗下車主展開。

但是,車企的短板同樣明顯。線上運營經驗不足,觸達用戶的流量入口缺乏,難以突破接單、派單、規劃引導等過程中的技術難題……這些滴滴等互聯網企業的優勢,恰恰是車企的短板所在。


于是,我們看到,近年來,滴滴與車企的合作日益密切。去年4月,滴滴成立“洪流聯盟”,聚集31家車企,共建汽車運營商平臺。今年7月,全球最大車企豐田公司宣布與滴滴成立合資公司。對滴滴而言,和車企的合作,能夠為其增加更多自由運力,而對車企而言,滴滴的線上運營經驗正是車企所缺乏的。

看似緊密的合作背后,暗流涌動。共享出行巨大的市場前景,讓車企不可能成為滴滴的車型供應商。因此,目前幾乎所有主流車企,都已建立自有的出行服務平臺,比如吉利旗下的曹操出行,上汽旗下的享道出行,一汽、東風、長安聯合成立的T3出行,長城旗下歐拉出行,一汽自建的紅旗智行、東風旗下東風出行、寶馬在華成立的寶馬出行等等。

而滴滴作為共享出行的“運動員”,同時也是為車企提供線上服務支持的“裁判員”。這樣的雙重身份,使得滴滴很難允許車企自身的共享出行服務動了自己的奶酪。


在這種情況下,來自其他互聯網公司的力量,或許將起到決定性作用。實際上,就在論壇現場,主辦方之一的高德地圖,就發布了傳統出行數字化升級方案,為包括車企、交運公司、出租車公司在內的傳統出行企業提供流量、技術和阿里生態支持。

據了解,目前,這套方案已接入了近40家企業合作伙伴,前面提到的曹操、享道、T3、歐拉等都位列其中,它們都將陸續接入高德打車平臺。

高德在出行領域的地位以及技術實力顯然不容置疑,而更重要的是,對于車企而言,高德自身只做平臺,而沒有網約車業務,也不需要把共享出行相關服務作為盈利的手段,這使得高德能夠在提供相關技術服務支撐時更加中立,充分考慮用戶需求而不是自身利益。

當車企得到流量、技術和生態的能力加持,當共享出行進入運力為王的下半場,這場戰爭,就變得在所難免。

love破解版-LOVE直播怎么下载-lovelive破解版-直播love下载地址